生长激素不良反应

信件编号: 20220926001 来信时间: 2022-09-26
信件类型: 咨询求助 姓名: 姬****
内容: 2022年8月孩子去妇幼保健院,给孩子看生长发育门珍,在做了生长激素激发试验等一系列检查后,孩子不缺生长激素的情况下,生长发育科的廖医生让我们使用了生长激素配合司坦唑醇进行身高干预,在对医生万分信任的情况下。背负高额费用,只期盼孩子能够长的高一点。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生长激素针连续不间断每天都打,司坦唑醇吃了大概四盒左右,后来了解到司坦唑醇的副作用,就自行停药。可是打了一年的生长激素,在孩子正长个的年龄孩子的身高一年却只长了5厘米。生长激素干预过程中,孩子出现停经,身体一边停止发育,声音男性化,体毛浓密,痤疮严重,皮肤变松弛,我们带孩子去了合肥中医院,合肥儿童医院,中医院医生建议立即停止生长激素,随后我们就自行停药。停药一段时候后痤疮得到了改善,身体一边也开始发育,但到现在仍然有明显不对称。体毛仍然浓密,声音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在此过程中也曾多次找过廖医生,均告知停药后会得到改善,让我们不用太多担心。至今停药已有一年有余,孩子的状况一点没有改善。近期找到医院,院方表示生长激素使用说明书里没有以上副作用,孩子的身体变化跟用药没有任何关系,且态度强硬拒绝调解。我通过求助市长热线后,医院同意通过医调委调解,但前提条件是调解不了的话,让我不要再去到处求助。和医院约定,9月14日去医调委提交调解申请。我以为事情会有所进展,按约定的时间去了医调委,但让我无奈的是去了以后,没有让我填写任何申请表,也没有让我提交相关的病历证据,医调委的张主任张口就问我要多少钱,让我拿到赔偿以后不能再找医院,我提出质疑责任都没认定从何谈赔偿。张主任告诉我,要认定医生用药是否符合规定,孩子现在的症状是否与他生长激素有关,他需要找相关专业医生及药学方面的人员来论证。而在淮南,只有保健院的廖主任是这方面最权威的专家,他再也找不到比廖主任更好的专家来做这件事。说孩子还小,在成长的过程中还会有所变化,等过了三五年孩子成年了,要是还改善不了让我再找医院,说他这是为我好。恕我不懂那里为我好了。随后张主任他还告知他十月份就退休了,他是想表达什么?是他退休后再找医调委?当天医院也去了两名工作人员,她们的观点仍然是生长激素说明书没有以上副作用,所以孩子的伤害跟打针没有关系。我也是万般无奈通过通过来信,请求相关部门了解情况,解决老百姓的困难。
答复情况:
答复单位: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答复时间:2022-09-27

答复意见:

尊敬的来信人:您好!

    您反映的问题,我委已向市妇幼保健院调查了解,市妇幼保健院表示愿意积极协助您采取任何途径解决问题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是市司法局下属机构,不属于我委管理。

用户满意度评价:
  • 查询密码:

  • 评价结果: